首页

资讯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这位木匠出身的宝鸡乡党,获得过鲁迅文学奖
2019-07-11 20:41

  “人都在寻找天堂,我觉得人是有天堂的,天堂就是自己的故乡。故乡有关心你的人,有时刻关注你的人,有温暖你的人。故乡是我的老师,没有人可以脱离他的故乡而成长。”初次见到吴克敬,这位出生在宝鸡市扶风县关中汉子,言语间满是对周原这片土地的眷恋。

  个子很高但声调不高,有着一口地道的西府扶风口音,明明是有名的大作家,可浑身上下却一点架子都没有,眉眼间常常带着笑意,这便是记者对吴克敬的第一印像。

  木匠工作给了我做人准则

  1954年,吴克敬出生在扶风县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吴克敬原是村里的一名木匠,从十四岁开始做木匠,这一做就是十年。周原文化的潜移默化让他明白:“弯木头、直匠人,木头是弯的,但是匠人的内心必须是直的,做人要直,做事也要直。”

  正是做人做事的这份准则,让他变成了村里的“大木匠”。“可能今天许多木匠的手艺我是瞧不上的。”直到现在,吴克敬都没有忘记这门手艺,时常在家里做一些小桌子、小板凳。在他眼里,木匠这门手艺,是古周原对他的第一份馈赠。最初的时候,吴克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未来会拿起笔杆,走向文学的道路。

  “我开始写作,完全是因为一个偶然。”

  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一个文学大热的年代,吴克敬的周围出现了很多热爱写作的文学青年,几乎所有人都在写诗歌、散文、小说,写好之后就拿给吴克敬看,看了半年以后吴克敬心生疑惑:“这就叫小说吗?”于是他就谈了谈自己对小说的理解,结果引起了众人的不满,说他什么都不懂。那时候的吴克敬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标准,在他眼里能感动人的作品,才是好的作品。1981年9月的一个夜晚,吴克敬一宿没睡,写下了自己的处女作《失去了头发的女孩》。

  不久后,《陕西青年》杂志公开发表了这篇小说,这是对吴克敬走向文学道路的第一次鼓励,在之后的两年中,他一鼓作气,写出了很多动人的短篇小说。在谈到自己写作的初衷时,吴克敬告诉记者,只要有温度、有热度、能够感动人的文学作品,才能获得读者的喜爱。

  停下是为了更好地出发

  1984年,吴克敬迎来了自己写作生涯的第一次成长,他的《渭河五女》作为头题发表在《当代》杂志1985年第三期,作品一经发表就获得巨大的影响,省上还专门为吴克敬召开了作品研讨会。

  在这次研讨会上,吴克敬意识到,文学是一件高尚的事业,并不是单单要真实地反映生活,还需要有对生活最质朴的感受。木匠出身的他仅仅只是了解农村生活,对于艺术创作还缺乏更高的认识。于是吴克敬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决定:就此停笔!此后整整二十二年吴克敬都没有写过小说。

  “我想读书,我要读大学!”那个时候,这是吴克敬心里唯一的想法,恰逢西北大学开办作家班, 35岁的吴克敬凭借《渭河五女》这份优异的答卷顺利地成为西北大学作家班的一员。

  在大学的第一年,吴克敬潜心学习外语,他深知一个作家光阅读自己是不够的,还需要开阔眼界、了解世界,要想了解世界,必须先学习外语,也正是因为吴克敬刻苦学习英语,一年后他顺利通过了西北大学的研究生考试。

  媒体工作让我更加认识生活

  1991年6月,研究生毕业后吴克敬进入报社工作,媒体的工作经历让他更加认识生活。吴克敬说:“在媒体十多年的工作对我这一生文学创作之路帮助最大,让我真正从一个木匠变成一个作家。”

  2007年,走上了媒体事业巅峰的吴克敬再一次选择停下,他知道是时候继续自己的文学事业了,于是吴克敬离开报社,开始了他的二度文学创作,在他眼里背对繁华、面对寂寞,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从《五味十字》、《状元羊》到《手铐上的蓝花花》,他一连写出三本中篇小说,其中《手铐上的蓝花花》还获得了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把吴克敬这种爆发式的二度文学创作称为“吴克敬现象”,采访时吴克敬并没有谈到自己的奖项,当记者问及,吴克敬笑着摆了摆手,“我呀,从来不喜欢把奖项挂在嘴边。”

  时间和风告诉我 做一个有情怀的人

  现在的吴克敬还是经常会回到家乡,站在家乡的山坡上吹吹风。周原的风,与别的地方的风不同,在古周原这片土地上周、秦两个伟大的时代孕育了中华文化的根基,也正是这一方水土对于吴克敬的滋养,为他这一生文学创作的道路打下了非常厚实的基础。

  “周原就像一本书,我们每一个生长在这里的人,都是这本书中的一个字符。”每每说到自己的家乡,吴克敬的眼中都带着光芒。不少人说,吴克敬的作品总是充满了“女性情怀”,谈及此处,吴老师笑着说:“他们都说我是个女性崇拜者,我这辈子是享了女人的福了。”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吴克敬的外婆和母亲以及家里的两个姐姐给予了吴克敬无微不至的照顾,女性给他带来的温暖对他后期文学创作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只有我们周原,把女孩叫女子,儿子是子,女子也是子。”正是对女性的这种尊重与崇拜,从《渭河五女》、《初婚》、到《新娘》,吴克敬的笔下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鲜明的女性形象。

  西府文化早已融入我们的灵魂

  吴克敬告诉记者,在城市现代化的进程中,宝鸡没有失去自己的传统文化,反而做了很多传承工作,从城市的规划到建设,宝鸡一直有自己的特色,最早修建了渭河景观带,就连渭河上的桥梁,都具有一种厚重感。这些年来,宝鸡一直致力于通过泥塑、马勺画、布艺刺绣等等一系列民俗特色来弘扬宝鸡优秀的传统文化,自然而然地将这些传统文化融合到今天的生活中来。

  吴克敬认为,要想进一步提高宝鸡文化自信,还应该发扬宝鸡民俗美食,从舌尖上讲述宝鸡人的故事,西府人“高贵”的舌尖,正是因为坚持了西府味道。“如今,西府文化已经潜移默化进入到我们的血管中、灵魂中、精神中。”( 吕佳彤)

  吴克敬艺术名片:

  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获硕士学位。现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西北大学驻校作家。曾获冰心散文奖,柳青文学奖等奖项;2010年,中篇小说《手铐上的蓝花花》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2012年,《你说我是谁》获第十四届中国人口文化奖(文学类),长篇小说《初婚》获中国城市出版社文学奖一等奖;《羞涩》、《大丑》、《拉手手》、《马背上的电影》等四部作品改编拍摄成电影,其中《羞涩》获美国雪城电影节最佳摄影奖;长篇小说《初婚》改编的电视剧热播全国。

[责任编辑:中庸]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备案号:京ICP备11000545号-7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投稿邮箱:fabugov@163.com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com all rights reserved